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国际连线>经典欣赏

经典欣赏

校友(曾显扬)来稿-校庆85周年特约IV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曾显杨 发布时间:2015年11月01日 点击数: 字体:

二 中 人 家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曾显扬(1990届高三6班校友)

 曾显扬(太太)+肖宁(先生)1990届校友。1984-1990年就读二中初高中;肖太太1990-1994年就读广州师范学院数学系。现任广州市中学数学教师。肖先生,1990-1994年就读华南理工大学汽车专业;1994-1997年攻读无锡轻工大学工业设计硕士。曾创立极至设计,后于广汽集团从事研发、设计工作,主持多款车型的造型、整车及平台/架构开发。

两人的独生女儿:肖雨菲正在读二中高二年级(校庆微电影中花朵绽放那一块出自肖雨菲同学之手。)

      “越秀山麓,纪念堂旁,二中校园,桃李芬芳……”刚步入故园,一曲当年耳熟能详的二中校歌,把我的思绪带回到青葱懵懂、木棉绽放的“那些年”。

      那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,电视机、收录机才刚刚开始步入家庭,后来才是电话机(说的是固话)。我们骑着自行车迈进二中校园,为“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”而读书、进步;同时青春的思潮,在二中包容开放的氛围中驿动而且奔放。第一次夜观“流星雨”,第一次义卖贺卡,参加第一场舞会,翻录第一盒英文歌带,出演第一台英文剧秀,第一轮投票选班长……还记得洋气的Rose英文老师启发我们注重体会语感、感受异域文化;语文高云鸾老师引导我们如何欣赏“荷塘月色”的意境……伴随着种种或惊喜或疑惑的尝试与探寻,我与好伙伴们如花朵般渐渐成长、绽放,背后园丁们的耐心、包容与关爱,愈发回想愈觉铭心难忘。

      “妈咪,这两棵大榕树当年就有了吧?”已经高我半个头儿的女儿拉着我沿着正座前台阶拾级而上,指着一左一右、分别庇护着东座/西座的两棵大榕树说着,把我从老校歌的追忆中拉回到二十一世纪。“对对对,当年课间我和你爸爸就在树荫下打乒乓、散步谈心。”我连忙答应着。

      “我们初中那时,树荫下的水泥球台早换成室内的木球台了,不过树荫下散步依然很受欢迎。”女儿遐思翩翩地微笑道来,似乎刚上高二的她, 已然有了对初中老校区的怀念。

      初中时女儿不声不响,不紧不慢,正如四月梅雨天里的小花蕾(恰如她的名字一般),悄悄地吸收着养分、孕育着花开的梦想。升上二高后,似乎萝岗校区的阳光更灿烂些、雨露更滋润了,十五、六岁的花季瞬间绽放:课堂上,听到她仍显怯场却流利精准的英语旁白,在老师与同学们鼓励与期许的眼神中,伴着PPT述说着爱琴海的故事;泳道中,加油声振天响,雪白浪花中的卡布奇诺肤色,似乎是勇夺名次的最自豪“炫耀”;图书馆的书海中 ,思想的鱼儿徜徉,启蒙的灯塔划亮地平线;入夜的琴房,音乐之声绕梁,化解了学习的压力与紧张,缪斯气息弥漫,浣洗着宁静致远的心房;手工课堂之中,暗淡的锡箔在反复的滚压敲打中变得明亮,闪烁着未来设计师的光芒……这就是女儿的二高生活,初萌绽放的青春,尽善尽美,求是求真。

      我仿佛又看到当年的自己,在越秀山麓、纪念堂旁,我晨跑、夜读,备战高考。还有我自己亲爱的母亲,她也曾在这里求学过,踏木屐披莨绸,婉然的“西关大小姐”,写得一手帅气的小楷,熟读诗词歌赋,常与大学教授对弈黑白,她成为了数学老师,我也是。正是母校与母亲,培养、引导我走向了园丁之路。原来二中的精神,竟如此一如既往地薰陶着我们,一代,又一代人。

       Hey,两位美女在发什么呆呢?”老公走进校门(想必已停好车子了),沿台阶三步并两步就上到我们身边,“时间差不多了,赶紧上去正座会合吧。知道吗?那可是当年‘顶天立地’的一号楼,我姨公亲口告诉我,他也在这儿读过书。那年代,这里其实叫第一中学,所以正座是顶天立地的‘1’字。”想不到,这正座已经有近百年历史了。

      我赶紧牵着老公,招呼着女儿,向上快走几步。正座底层,已被改造为通畅的公共空间,此时聚集了很多校友,三五成群,叙旧合影,好不热闹。我和老公、女儿分头招呼着各自的班级好友,一家人,又融入到更大一群欢乐、兴奋的二中人之中。

      这不就是二中人的家吗?有深情关爱、呕心沥血的园丁,元元传承,厚德格物;有博学笃行、求实创新的学子校友,立志成才,振兴中华。一代、两代、几代人相聚齐回首,共展望。八十五载,桃李芬芳。

     愿天下二中人,家美满,心圆满,尽善尽美,代代相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/11/1

 

“传祺”主创之一,90二中毕业生,

肖宁“意大利工作随想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壬辰2012217日凌晨

于广州西门口外

肖宁,(90届二中毕业生)现任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汽车工程研究院,现任院长助理、设计总师、项目/平台总监,致力于广汽自主品牌轿车的产品策划、总体设计、造型设计、项目管理等工作。曾主持广汽传祺、传祺 GS5等整车内外造型及概念车项目十余项,现正主持全新轿车平台及整车开发项目。

他,祖籍广州石井,典型的广东本土设计师。从事工业产品设计6年、汽车设计近9年,含一年多海外工作经验,具备扎实的汽车工程技术背景与独到的用户导向设计理念,设计过手机、首饰、音响直至游艇、汽车,伴随着中国汽车与设计产业的发展,经历了从设计师到设计团队领军者,从乙方到甲方,从造型创新到概念创新乃至体制创新的角色转变。

下面是肖宁同学在海外工作期间所感所悟;愿与大家分享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07年至2009年间,因为项目合作的关系,常年在意大利都灵工作和生  活,除了负责项目的中外协调,还要照料自己团队的衣食住行。这期间,主要完成了广汽两台概念车设计制作以及传祺整车开发及传祺GS5SUV)造型设计等4个项目,实现了广汽集团自主品牌轿车“零”的突破。回想起那些在都灵的艰苦岁月,终生难忘;个中收获,也是终生受用。

这是欧洲著名的汽车城,同时因地处阿尔卑斯南麓,所以常年是欧洲户外运动的圣地、2006年冬季奥林匹克主会场。

因为工作生活,经常驾车穿行于阿尔卑斯山麓,往往在开会前或者开会后,异常的压力在某个风景如画的山谷弯道中被释放;因为6-7小时的时差,总要坚持在午夜与广州同事开电话会议,确保前一天的工作在都灵沉睡时还能在广州的清晨延续下去,意式特浓Expresso的咖啡因令思想透彻如清泉见底;因为试车,在一望无尽的MONDENA式直道上让油门汹涌到底、让引擎放 声咆哮,激情的血液也如引擎中的汽油在燃烧、爆发……

四百多天的心灵荡涤和思想顿悟,记下来一些随笔与志同道合者分享。

异同

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是我们遇到的最根本问题,生活中的困难、误解只能靠多问多看多想,尽量去理解、入乡随俗;而工作中的误解、分歧甚至争吵、对抗,归根结底是理解思考层面、价值观、方法论的差异,唯一的出路是沟通和换位思考。同时也引起很多反思,自己来自文明古国、礼仪之邦,所谓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。

对,因为出了国,有了对比,才更爱国!因为我看到我们祖国的国际地位和形象在上升,但我也看到,很多很多被欧洲人所不齿的现象,曾经或正在发生,在自己或者同胞们的身上。

确实,2008那一年,好多欧洲人,学会了Ni Hao这句话;北京奥运开幕式第二天上班,每一个意大利好朋友都冲我们竖起了大拇指;大地震之后,很多外方人员来问长问短,举国默哀那一天,主持会议的意大利人主动站起 来,提议大家先默哀3分钟才开会……

但是我们也经历过一些尴尬的场面:米兰火烧中国廉价鞋城;都灵拘捕从事不正当服务业的中国非法入境者;在巴黎街头兜售假冒名牌手袋的黑人、东欧人操着中文向你叫卖(同时我相信那些手袋来自三元里皮具城或者温州、义乌);在威尼斯玻璃工场里只贴着中文的“请勿喧哗、禁止触摸”标示……

不能否认,在绝大部分西方人眼中,中国还是落后、不文明、不诚信的形象。而与此同时,很多欧洲回来的中国游客,只是因为他们看到的都是老旧建筑,没有高楼大厦、没有卡拉ok,由此滋生了盲目高涨的“文化优越感”。

这种双方理解上的差异,令我很震惊。因为双方评价文化和文明的尺度,显然不同。

 不仅仅是因为国家还不够发达和昌盛,在我们的思想、文化的深层,还有一些什么,似乎是我们曾经拥有,却随着飞速发展而渐渐模糊甚至失去的精神和理念,应该捡回来、坚持下去。这才是民族复兴的希望。

规矩

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以自我克制加社会约束为特点,社会体系完整、秩序严明,大家循规蹈矩、小心翼翼,好处是多方受益的,不曾体验则无法  体会。

比如遵守交通规则,在意大利这个已经被其他欧洲人调侃为“极不遵守交通规则、不属于欧洲”的国度,我们依然感受到远超中国大陆的“守规矩”意识(后来到过德国,更加感受到什么是“守规则的典范”)。

这体现在过马路,行人乱穿马路现象少之又少,都走斑马线和严格按红绿灯行事,我们从大城市来的同事,很快就能习惯了;但还有很多没有斑马线和红绿灯的地方(比如小路、小城镇、乡村),则永远是车辆礼让行人,这让我们反而不习惯,因为我们已经在国内小心惯了,没有车才敢过马路,这里的车辆远远看见你想过马路就减速、停车,甚至打手势让你先过,真有点受宠若惊。

如果是自驾车,租车公司给我们的原则很简单很实用:永远礼让行人、永远礼让比你更左边车道的车、永远遵守交通标识(包括红绿灯、地面标志、路牌指示等等)。如果不礼让不遵守标识,出了问题代价高昂,不仅自己负全责,保险公司还不会赔付,而且罚金高昂甚至有牢狱之灾,代价实在太高、不值得冒险。加上测速、摄像、直升机监控非常发达,一般人都不违章。

守规则的受益者其实也是守规则者自己,因为这次你让人,下次人让你, 结果是平均车速比国内更高、堵车少、而事故率极低。你在主道上行驶时根本不用减速不用担心支道上的车会硬挤进来;你在照章过马路时,根本不用左顾右盼,只需直视前方……这种体验是在国内从未有过的。

交通如此,其它也如此。小到如守时、按秩序排队、在公众场合保持安静等日常行为规范,大到公司制度、社区守则,再大到国家治理,都有这种守规矩的精神和体系设计理念。

我自认为从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(就是二中啊,呵呵)、大学直到参加工作,无论生活、学习、工作上,都是自觉守纪律、守规矩的,但实际从未有得益什么,反而是有所损失,比如被人插队加塞、抢道占道……哈哈哈,却从来我行我素、从不投机取巧、无怨无悔。到了欧洲,体会到守规矩的好处后,更坚定了我守规矩的信念,因为我看到了我们的未来!相信当社会资源调配、社会体系建设到了一定的成熟阶段,社会的秩序就会井井有条、多方受益。香港已经这样,广州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,我们应该做出一些榜样来,早日到达这种境界,让“不依规矩不成方圆”的理念传承、发扬光大。

敬业精神

没有和欧洲人共事过,很难明白什么是欧洲品牌和产品背后的支撑力,其 中之一就是普遍的敬业精神。

小至公司员工敬业严谨、信守原则的工作态度,大至公司、品牌对技术、品质的执著追求,无一不是敬业的体现,又相辅相成。因为对核心技术、高品质的追求,必须依靠高素质专业团队的长期持续努力才有可能达到,这样在公司架构中专业人士具有相当受尊敬的地位,待遇也有保障;而员工通过专业工作得到不错的待遇和发展空间,不用削尖脑袋通过“做官”来晋升,也更安于发展专业能力和提高专业素养。

比如工程师的职业化培养,不仅仅靠大专、大学以及硕士,往往在小学、中学就开始了。在欧洲,因为工业革命的历史传统,工程师是很受尊敬的工作,他们本身也是高度地敬业。敬业的精神和严谨的态度从祖辈、从师徒就传承下来。其他行业如医生、律师、手工艺匠人等等也是如此。社会教育是以职业化为导向的,职业体制本身也能让从业者安于本岗位、没有后顾之忧,自然在其专业岗位就可以长时间的锻炼,从而提升效率和质量。缺点是升迁较慢较难,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劳有所获,收入有保障没有压力。

敬业精神也体现在专业体系完备、流程规范分明。在我们眼中,信守原则往往成为墨守成规、过时呆板的代名词,却是欧洲职业化的金科玉律。经过几次争吵坚持、又吃过几次教训之后,我才认识到,如果不理会多年积累的经验数据库,那不是创新,而是愚蠢;如果不理解透彻解决问题的方法原 则,那不叫大胆,只是莽撞冒险。

别看意大利人每天两三次的Coffee Break似乎是消磨时光,背后却是员工高度职业化、高效率、守时、保证质量的事实。因为他们有一套职业化的体系支撑着公司的运作,有人才架构、经验数据库、标准流程规范以及激励保障制度,这一切是我们目前所缺乏的。没有捷径,只能靠兢兢业业、虚心实践、点点滴滴积累而成,而且必须坚定信念,否则半途而废。

业余生活

相对严谨高效的工作,意大利人普遍的业余生活非常简单自然、却饱含友情亲情。

一般人的消费非常节制(所以欧洲的零售业和奢侈品消费不如中国发 达),却非常舍得投资在户外运动和体育活动,周末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在运动上。不仅购买相当专业的装备、还要自费参加俱乐部、训练营,甚至参加各种专业比赛(欧美职业运动员是不多的)。在我们一起工作的80人项目组里面,据我所知,就有一个欧洲杯摔跤冠军,职业是汽车内饰工程经理;一个顶级的攀岩高手(真实户外高山那种),职业是数字A面设计师;八、九个摩托车发烧友,KTM、哈利、Ducato,年龄二十几到六十岁都有;两个帆船发烧友;两个赛车手,有自己的车队,每年至少参赛两次;四分之一的男人两周踢一场足球,一个女足队员;八成以上的男女会滑雪(至少能上初级滑道)……通常都是三五好友一起,平时每天的晨运或班后运动就是一个人跑步、自行车为主了。

周末休闲除了运动,其次就是亲友聚会聚餐,有时甚至穿州过府看望父母,亲情十足。通常吃喝聊天是主题,如果能被邀请参加这样的聚餐,你的身份地位可就非同一般了。加上当地或邻镇的地方嘉年华、小节日,如“松 露节”、“辣椒节”、“橙日”、“葡萄酒节”、“建市纪念日”、著名的“Slow Food”美食嘉年华等等,往往亲友成群,驱车同往。连我们这些爱热闹的中国人都没想到,欧洲人的亲情友情如此浓重,而且渗透在日常生活之中。

大学与博物馆

欧洲最古老之一的博洛尼亚大学就位于距都灵4小时车程的古镇博洛尼亚,这是一个很值得独自或两人午后徜徉的小镇,暖黄色的粉墙与暗红或黑的瓦房顶,不经意间就与千年以前的神学院、法学院擦身而过,而今依然是一个大学小城,依然活跃着年轻学子的身影。令人不禁想起年代差不多的千年学府——岳麓书院,依然屹立在现代湖南大学的后山,看世事变迁,桃李天下。

但欧洲有更多这样的古老学府,如更久远的巴黎大学、更久远独立非宗教的萨莱诺医学校,以及大学小镇海德堡(哲学家的小路)、马尔堡、亚琛、耶拿、剑桥、牛津等等。这些都见证了西方高等教育体系的萌芽和发展,形 成了欧洲教育的独特风景。

博物馆与美术馆则是另一道最吸引我的风景线,毕竟几千年的西方文明就沉积在那儿,等着你去欣赏和发现。几乎每一个城镇都能找到像样的博物馆,更别说大城重镇里几乎可以博物馆群落来形容。每到一地,我都尽可能去看看当地最有名的一两个博物馆,至于巴黎、巴塞罗那、雅典、慕尼黑、米兰之类的古城,则可以一天看两三个馆。我终于感受到自己“像一块海绵一样渴望吸收”的强烈冲动。

当地的小学生经常成群结队地来参观;老俩口、情侣、小俩口甚至推着婴儿车再提拉着一两个小孩的,都出没于博物馆、美术馆;还有很认真查看、记录的,也许是专业人员或业余爱好者。参观博物馆和美术馆已经是欧洲人生活中的一个常态,而对文明的尊重和欣赏更是从小孩子就开始的人文教育和人文关怀。

传统建筑

欧洲尊重传统之深入民心和普遍持久,从对普通传统建筑的保护可见一斑。不管大城小镇,百年以上的房子比比皆是。德国更是专门立法保护传统民宅,私人不得擅自更改、破坏有年份的老房子,甚至新建住房也要与之和谐适应,否则轻则受人鄙视,重则遭罚款或拆迁重建。所以很多第一次游览欧洲的中国游客,都会对大量老旧的房子感到意外;但如果因此而萌生盲目的“自豪感”,以为中国新兴城市化形成的高楼大厦代表着先进和优越的话,那真是“井底之蛙”了。想想我们从首都到乡村,被毁在城建过程中的古迹旧址有多少?更别说那些普通的民宅了。当年疾呼保护北京古城的一代宗师梁思成,其故居今天又被开发商破坏了……有多少无知还要继续下去呢?

曾买过一个水晶球给女儿,她非常地心爱着,不料一天疏忽大意打破在地,至今我没有再买回新的给她,只希望她能永远记住:有些东西,一旦打碎了就无法弥补,所以千万千万,要懂得珍惜。因为我看着欧洲存留的老建筑,想着梁思成与林徽因被毁掉的故居,真不是滋味。难道中华文明的传承,竟要无端断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?

均衡之道

所谓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,对,跳出来了,有了距离,才看得更明白。

西方人的思维方式一贯比较单纯,却长于逻辑、思辨,东方人善于系统、整体地看待问题,却又过于感性……随着东西方的交流日益频繁,互相参照间,其实都在追求平衡、可持续之道。

现在不仅国人去西方留学、找出路,西方人也越来越多地来中国求学、求出路,不能长期来的,也会学学普通话、看看中文书。文化的魅力就在于交流、碰撞,才能擦出火花。

博纳众长,又要笃定自我,坚守均衡之道。

这是我往来于羊城与欧陆时的顿悟,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,在午夜梦回的清明境界中,顿悟。

工作经历

2005年至今于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汽车工程研究院,现任院长助理、设计总师、项目/平台总监,致力于广汽自主品牌轿车的产品策划、总体设计、造型设计、项目管理等工作。曾主持广汽传祺、传祺GS5等整车内外造型及概念车项目十余项,现正主持全新轿车平台及整车开发项目。

2000-2005年创建并经营广州极至设计有限公司。

1999-2000年于贝尔概念产品设计有限公司,任设计经理。

1997-1999年于广州汽车研究开发中心,任造型师。

教育背景

1994/9-1997/2   江南大学(原无锡轻工学院)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工业造型艺术专业,文学 硕士

1990/9-1994/7   华南理工大学,汽车设计与制造专业,工学学士

1984/9-1990/7 广州市第二中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保时捷博物馆里的超现实主义全家福(3个二中人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    ******   ****** 

追记:

2012寒假,在一次冬令营预备会上, 邂逅了90届的肖宁同学,他很深沉地问我是否还记得他。我不敢说凡教过的学生都记得,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记得他(当时我只是跟他们的高一,高二)。记得他当时是班干部,不大爱讲话,闲时爱写写画画。猛然一看,他的孩子竟然已在二中初一就读。孩子的妈是当年的同班同学(高中时他俩应该已好上了),现在是某中学的数学科组长。此后我们再相约了一次,细谈中才 得知他目前的工作是如此富于“传祺”色彩。

这段邂逅相逢就带出了今天一大篇的文字与图片,希望大家欣赏。更希望他的故事能给予你启迪与帮助,谢谢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ose

     2012-2-21

原图文请点击: /guojilianxian/yuwaijingli/201202/6265.html 

图文整理:Rose

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
二中微信公众号
手机版